资讯中心

崇尚科学探索创新挑战新科技

小学科学的项目式学习

首先道个歉,如果你点开这片文章,期待“有条有理”把项目式学习讲清楚,可能要失望。这是一篇跳脱的“散文,”但是,78%的人看完会知道怎么做小学科学项目式教学(不要问我数据怎么来的)。

身为科学老师,你是不是总面临外行这样的问题:科学到底教什么?作为从自然课过渡来的学科,自带尬体。耐心解释完后内心又会升起一股小傲娇:你小时候指不定怎么赌咒发誓要当科学家呢?好歹我还和科学沾边!

是啊,当年那些立志成为科学家的宝宝们哪去了?

镜头切换到现在的一年级小学生,问:“喜欢科学什么?

答:“我喜欢恐龙,所有恐龙的名字我都知道。”

“我喜欢黑洞!黑洞能把光吸进去”

“我喜欢龙卷风和火山爆发!”

“我喜欢光合作用”(确定你真的懂光合作用?)

。。。。。。

有没有发现孩子对科学的“一见钟情”都是从一些特别酷的东西开始的,他们获得的相关知识也是从课外来的。

那我们课内在做什么呢?

课程也有一套为孩子兴趣服务的逻辑:你对黑洞感兴趣对吧?先得知道力是什么吧,力与运动了解下,牛顿三大运动定律得学吧,光能被黑洞吸进去,波粒二象性、微观粒子学一下,量子力学要知道点吧。

等学生一路披荆斩棘闯关到大学,总算可以选一个“黑洞”专业了,当初那点情谊早就消散了。所以给大家第一个锦囊:“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”

既然学生对酷的东西感兴趣,我们就从这讲起吧。

“喜欢龙卷风,知道龙卷风形成和积雨云有关吗?”

“什么积雨云?”

“云由水构成,分为三大类。”

“云的水哪里来?"

“地球上有水循环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哇,原来科学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!

除了可以从酷的东西选题,还可以从学生身边的环境开始。经常感叹学生能玩一张小纸片一节课,一群人可以围观蚂蚁一小时,矿泉水瓶半天玩下来没问题。

那科学课带着孩子一起玩转周边会怎样呢?本着“勾引”原则,“高大上”与“接地气”结合使用。当然,此妙计也有个缺陷:你若盛开,蝴蝶不来怎么办?文末我们会给出解决方案。

接下来第二个锦囊:“布局成功”。好的情人,除了让你知道“世界那么大”,还得让你“感觉自己棒棒哒”。什么时候感觉最棒呢?不是轻而易举成功的时候,而是因为自己的“才智”完成了有挑战性任务的时候。这个给学生“递梯子”的事情就很需要水准了。不能太低,容易心灰意冷想放弃,也不能太高,轻松够着不以为然。还要以“高冷”的态度给出去(毕竟要结合第一条),“你确定需要吗?”这里用上了布局两个字,这一定是建立在教师对项目想的非常清楚、对学生非常了解的基础上的。

有了以上两个锦囊,基本可以开始行动,如遇任何问题,可以拆开第三个锦囊:“见机行事”。具体操作,唯有见机行事。比如小组合作就是一大难题。谁和谁好了,谁要退出了,谁和谁打起来了,谁又开始责怪别人了。据一个不科学的调查,从三年级开始,“与人相处”会变成学生最大的难题,可能持续一生。尽管要见机行事,也要有一定宗旨。如果我们设计小组合作,是希望学生以后不管身处怎样的团队,都能成为一个好的贡献者。那就要去引导学生如何成为好的团队贡献者。这一招要求教师内外兼修,向内明确目标,且知道每个目标背后设定的原因,就像常说培养创造力

那什么是创造力?

创造力如何一步步培养?

怎么知道学生创造力被激发?

向外用合适的方式让学生自己成长改变。好的教育是学生自己生长出来的。见了很多家长教师,要做到“不指导”很难。现在提倡做教练型教师就是基于此吧。要能在千变万化的课堂上做到见机行事,唯有终身学习。

回到正题,项目式学习现在越来越火,可能是更让我们感觉自己在做教育,不只是在教学吧。你也许已经从其他地方看过很多对此的解读,比如真实情境、团队合作、过程性评价、学生中心等。但我想用一句话来总结:为学生创建一个有智力参与的社会交往情境。

对了,你若盛开,蝴蝶不来咋办呢?其实你还可以选择很多其他教学方式,项目式学习不是万能钥匙。只要,学生真正在学习。